20060418

去年的秋天,平時壯得跟牛一樣

外表六十歲,實際七十歲的姑丈

過世了

喪禮前,姑姑捉著我的手說:雅欣,阿媽交給你照顧了。

看著她因洗腎削瘦發黑的臉龐,我點了點頭,讓她放心

「那是我該做的」,我說。

今年春節,姑在電話裡的聲音很爽朗,

她說「你不下來啊?」,但我人在婆家,沒辦法說走就走

只能跟她說,「不了」

清明前,爸爸回去東勢掃墓,當時三心兩意

想回去看她,工作的疲累,還帶著二個小鬼,

最後決定「算了」,「可能會遺憾」,當時內心有著這樣的擔心 

想想,「弟弟訂婚時或許順道繞回去看她」,我這樣安慰自己


但她還是沒等到那時,就上天做仙了。

早上爸爸一通電話,他人已在高速公路上,平靜的說著姑姑在昨夜過世的消息

姑去年的交待、姑春節在電話裡的聲音、清明前我的遺憾……

一一湧上心頭

鼻頭一酸,淚如雨下。

但我還是得上班啊,總是理性的天秤座,理了理情緒,將哀傷放進內心底。晚上告訴元溥,電話那端的他,聲音停滯了許久,我呢,佯裝鎮定,還無厘頭的說了別的話題。

今夜,我想,恐是帶著遺憾入睡。



1995年,10年前全家的合照,裡面紫色外套是我親辭的姑姑,右二卡其外套是姑丈

 


創作者介紹

小記者大媽媽

ys5910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